顾重安

po主作大死系列,爭取這周刻完國家隊全套。

【韩叶】有无相生。改稿Part1-5.

大……家……晚……上……好……呀……

我改完了………………………………1-5【。

明明是个初三狗我今天刷了一天的四级练习册也是拼了好吗!脑细胞死光了好吗!

好的我的意思就是…………………………我只改到5没改到8…………………………………………………………………………………………………………【。

不过你们相信我我还是良心作者的我真的会每天挣扎着过来填坑的Orz

这次改完之后感觉比上次还是好了不少的,也没那么生硬了。

还比上次的篇幅略略多了一些,明天Part6-8就会放上来惹请尽各位尽【bu】情【yao】期待。

下面修改后正文,各位看官食用愉快。






-1-

 

  万物生于有,而有生于无。

 

  韩文清与叶修,摩擦碰撞着针锋相对了十年。可以说除了苏沐橙,没有人比韩文清更了解叶修;而叶修之于韩文清,又何尝不是如此?

    

  磕磕绊绊了这么久,二人之间那档子事也磨蹭着升温加热。正应了老子那句哲理——就算一开始什么都没有,到了最后也有一股子莫名其妙的情愫悄无声息的生长,蜿蜒着攀上二人心间落户。

 

  有无相生。韩文清和叶修之间的爱情,大抵如此。

 

 

-2-

  说白了韩文清和叶修的第一次见面还真就那么戏剧化。

 

  彼时荣耀才刚开服不久,职业联盟也还刚露了个要兴起的苗头。还未曾有嘉世三连冠吸引霸图仇恨的事情,网游里嘉王朝和霸气雄图的关系倒也不算是紧张,甚至有时候还称兄道弟的互相抱团。

 

  不过那俩日后处于联盟顶尖的大神们这第一次正面相遇可不是很友好。

 

  就算私下里感情再好,那也终究是两个存在竞争关系的公会,抢个BOSS抢个首杀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倒不是说之前抢BOSS的时候韩文清和叶修没遇见过,敌对公会的老大那哪儿能不晓得,俗话说的好:擒贼先擒王嘛。要是连对方领头的都不知道是谁,那他们也别掺和这事儿了。不过像这次如此正面且只有他俩的时候那可真是头一回。

 

  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有竞争力与嘉王朝和霸气雄图竞争的蓝溪阁和中草堂一个是老大有事儿下面水平不够指挥不了,一个是闻讯而来的时候嘉王朝和霸气雄图抢的水深火热,中草堂的远远观望一会儿瞧着真没可能抢过仇恨了,叹着气走了。

 

  要说韩文清这人,从联盟初期直到他战满十年身披辉煌,也从来不是个战术型选手。偏偏叶修这家伙是出了名的战术大师,虽然一开始还没有之后那么老辣,但出手阴阴韩文清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韩文清的大漠孤烟残着血条背后站着在这场恶斗中幸存下来的霸图弟兄们,愤怒地瞪着对面儿的嘉世阵营。

 

  那时候银武还没研发出来,叶修操纵着一叶之秋拎着一杆子火红火红的战矛杵在对面,刚被这人和那个神枪秋木苏领着抢了BOSS的韩文清怎么瞅都觉得他身上带着满满的优越感,不禁在心里把他翻来覆去揍了三四遍。

 

  荣耀一向以情景逼真著称,虽然有的逼真到让人想打死设计方,但不得不承认,画面效果还是很美好的。比如这个时候,狼藉的战场上方一缕微风拂过,带动了一叶之秋头上血红的飘带和他的一头发丝,随风飘动在空中。饶是韩文清心里气再大,看到这个画面也觉得蛮赏心悦目的。然而在知晓了叶修那张嘴是多么的拉仇恨以后,韩文清真想狠狠给当时的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他还在不甘地瞪着嘉王朝的时候,那个角色拔起插在地里的长矛拎在身侧,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韩文清心说这人想干啥,BOSS抢完了你这还是要毁尸灭迹不成?于是也操纵着大漠孤烟摆起了一个防御的姿势,看看一叶之秋到底想干啥。

 

  结果人家瞅着这姿势上下打量了一会儿,韩文清愣是从那系统面无表情的脸上解读出了嫌弃的情绪。

 

  紧接着叶修的声音从一叶之秋那里传过来,韩文清听得真真切切,至今也没忘记。

 

  “你就是大漠孤烟?战术还是要加油啊,光靠着蛮力是抢不到BOSS的。”

 

  当时的叶修也还是年轻,说话也没现在这么圆滑,那气死人的功力倒是不降反增。韩文清发誓,那个时候他简直想操纵大漠孤烟冲上去,把一叶之秋的脸按在地下。

 

  最终韩文清还是憋屈的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他霸图的人死的死伤的伤,数量本就比嘉世的少了一大截,质量也没好到哪儿去。不过这笔账,他迟早会在叶修身上讨回来。

 

  韩文清正在气头上,忽然看到信息提示栏忽闪忽闪的就顺手点开,赫然是一叶之秋的好友申请。韩文清想了想,光标移到那个拒绝上边儿,憋屈地放了一会儿过了把干瘾,最后还是点了同意。

 

  加完韩文清的好友,叶修和苏沐秋便带着嘉王朝的一大波人浩浩荡荡的回公会清点战利品去了,空留韩文清一行人瞅着他们潇洒的背影干瞪眼。

 

 

-3-

  *注:本章涉及到前几赛季的排名,这段时期虫爹书中给予的笔墨很少,所以我只能在原著少得可怜的基础上合理性YY,望体谅,谢谢。

 

   时间过的飞快,转瞬间职业联盟便已蒸蒸日上的运行着。第一赛季的时候霸图悲剧极了,成功进入四强后不幸被嘉世打爆,最终屈居季军,无缘总决赛。

 

  四强决战的时候是嘉世对上霸图,皇风对上蓝雨。魏琛的猥琐招数最终还是没敌过当年的神级角色扫地焚香,被扫出了总决赛的怀抱。

 

  第一次打的时候,是嘉世主场。那时正值春末夏初,这时候H市的天气刚刚好,不算太冷也不算太热,穿个半截袖出门溜达正好。

 

  霸图战队全体提前一天到了H市熟悉场地,那天下午一战队的人干啥的都有,练手感的练手感,休息的休息,跑出去看H市风光的也自得其乐。鉴于韩文清平日里对队员们太过严厉,队员们也没人敢邀请着这位韩队长一起出去走走,基本上就是和他打个招呼就各自出去瞎溜达了。

 

  比赛前一天选手们不会再长时间的游戏,充其量就玩两把保持一下手感而已。韩文清刷完两遍软件测试,自觉状态不错,连带着心情也好了不少,双手插着兜也出门溜达去了。

 

  因为考虑到堵车等实际性问题,霸图统一订下的宾馆离萧山体育场只隔着两条街道。韩文清一路走一路看,好巧不巧地就走到了嘉世门口。

 

  其实那个时候联盟也才刚建立没多久,各战队的家底也不是很厚,基本上都还是农产阶级,辛酸的可以。比如嘉世吧,这个时候其实还就是个网吧,根本看不出来日后那副豪门的派头。

 

  韩文清仰着头盯着“嘉世网吧”那四个油漆都快脱落的差不多的大字,陷入了一种复杂的情绪无语凝噎。

 

  好巧不巧地,叶修这个时候也蹲在网吧门口。和韩文清不同的是,韩文清那是来遛弯儿无意间溜达过来的,而叶大爷他那是在电脑前边坐累了才跑出来蹲路边儿散烟的。

 

  叶修叼着半根点着的烟,烟雾缭绕间一点火光忽明忽灭。半长不短的刘海耷拉下来稍稍盖住了那双黑白分明的眼并眼底一圈淡淡的青黑色,叶修透过发丝间的缝隙,瞄见了仰望网吧招牌的韩文清同志,一时间陷入无语。

 

  真是有够巧,这不老韩同志么?

 

  韩文清看招牌,叶修看韩文清,俩人一时半会儿都待那儿不动活了。最后还是叶修那烟把他和韩文清从颈椎病的魔爪中解救出来的。

 

  “——妈的!”瞧韩文清瞧的太专注,连嘴里的烟烧至唇瓣都不晓得的叶修被狠狠烫了一下,疼痛之余没忍住爆了句粗。他手忙脚乱的把那截烧着的滤嘴儿呸在地下,抬着手给自己扇凉风。韩文清被这声怒骂拉回了注意力,转头往叶修这边儿看了看,还以为是哪个对着电脑玩累了的烟鬼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看了两眼就转身走了。

 

  待叶修这一通折腾完毕韩文清早就走远了,叶修也拍拍屁股站起来又准备回电脑前面窝着了。

 

  叶修怕自家老头子无意中发现他的踪迹把他拎回家拿藤条狠抽一顿,自然推掉了所有的采访从未露面,韩文清倒是不认得他。不过韩文清也没有刻意不参加采访什么的,赛后记者招待会更是从未缺席。所以韩文清这张脸,叶修还是认得的。

 

  这是他们俩现实中第一次见面,虽然韩文清这时候还不认得叶修。

 

 

-4-

  叶修本身性格并不太喜欢被闪光灯环绕,而且也顾忌到父母的原因,自然偷偷摸摸地沿着场馆的选手通道溜达出来先行折回住处。

 

  选手比赛席里开始管的还不那么严。如今赛季已过了一大半,很多旧时的规章制度都渐渐地完善,自然也不让携带易燃易爆物品进入比赛席——比如叶修视之如命的烟。叶修对此很是怅然若失了一会儿,最终也只能无奈地把烟盒扔在网吧上阵了。陶轩觉着这制度挺好,开玩笑说要在战队训练室里也实行这制度,还说叶修要是烟瘾大了实在忍不住自己就上路边儿买根珍宝珠回来让他叼着缓缓,被叶修一声呵呵堵得哑口无言。

 

  叶修掏了掏衣兜摸出两张零票子,在馆外的小卖部里买了包烟并一次性打火机,蹲在小卖部门口的台阶上点了根烟抽了口,烟雾从唇间逸出的刹那叶修觉得方才还紧绷的精神和手指都放松了下来;他缓缓地抽着那支烟,享受着这段来之不易的安逸。手指因为那场并不轻松的战斗而在高强度的运动下变得有些沉重,眼睛也酸涩不堪。他闭上眼睛,混混沌沌间脑海里又冒出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矛拳相撞的场景。

 

  霸图这次勇猛的很,虽然之前叶修就和勇往直前的霸图打了不少交道,但这次对方比平常更加稳准狠,不求多么稳妥,只求抓住机会很很敲打一翻恨不得一波带走。嘉世的个人赛分数全部拿到,可惜团队赛输给了霸图,双方平局。

 

  韩文清这次打的如此之猛,自然也不算轻松,团队赛堪堪赢过嘉世,屏幕上现出荣耀两个大字时他瘫在座位上,手指几乎脱力。赛后记者招待会他跟老板打了招呼没有去,也沿着选手通道一路走到了出口。

 

  出口旁边就是叶修买烟的那个小卖部,韩文清打了这么久比赛也觉得有些口渴,走过去打算买瓶水犒劳犒劳干涸的嗓子。刚踏上一阶台阶,就听到坐在台阶上抽烟抽的正爽的那人说了句话:“这回打得尤其猛啊。”

 

  ……

 

  “叶秋?”

 

  叶修叼着烟含含糊糊道:“是我,初次见面还请多关照。”

 

  看不出来啊,长的居然人模狗样的。韩文清心想,锐利的目光也把叶修当成只扒光的烤鸭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叶修被他这么看了许久顿觉毛骨悚然,抖了抖肩膀把烟头按灭在地下道:“怎么,场上打成平局你不服私下里还要撕了我啊?”韩文清嗤笑一声:“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那么无聊?”叶修听了,不置可否,只是耸了耸肩没接话。

 

  半晌无言。

 

  叶修摸出烟盒抖了根烟出来自己叼上,然后又抖出一根递给韩文清:“来么?”韩文清瞥他一眼语气不怎么友好地道:“不抽。”叶修小声“哦”了一句,面不改色地把那烟又磕回了烟盒。

 

  紧接着两人又陷入无言。

 

  叶修这根烟抽了一半的时候韩文清终于忍不住率先出声了。

 

  “少抽。”他说,“味儿大。”语气不善,还透着一股子嫌弃。

 

  叶修这时刚好呼出一口烟雾,听到他这话稍微愣了一下把还剩小半截的烟按灭在地下,留下个黑乎乎的印子。他语气平淡地道:“起初是为了缓解压力,抽的久了就戒不掉了。”韩文清听完他这话眉头皱得死紧,片刻后低低道了句:“才多大岁数,尽干点不着边际的事。”说完他头略略低了些,因为头顶那盏灯的缘故,半张脸被黑暗所笼罩,从侧面仅仅能看到脸部的刚毅线条和灯光在他侧脸上打下的斑驳痕迹。这话落的叶修耳中,被埋怨的人倒也不在意,仰头瞧着挂着几颗明星的深色夜空,嘴巴张了张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出口。

 

  两人一站一坐,小卖部门口昏暗的灯光照射下来,两道身影交叠着映在地面上,光影从不同的角度打来,将地上的影子变形拉扯,拖的很长很长——一如这两人日后蜿蜒曲折却又重重叠叠的生活轨迹。

 

 

-5-

  最终嘉世打败了霸图,韩文清纵使心有不甘也只能下赛季重回战场再发泄。嘉世这第一赛季可谓是顺风顺水,叶修并着一叶之秋带领着整个战队,一杆子长矛威风凛凛打向四方。

 

  时间过的似乎很快,转瞬间嘉世便已将头一赛季的冠军收入囊中。依稀记得就是在那时,斗神的名号就已被叫起,随着叶秋平步青云越传越响。

 

  韩文清和叶修这俩人吧,彼此针锋相对之间倒是还有夹杂着些许惺惺相惜的意味。他俩也不知道谁先对谁动了那门心思,也不知道自个儿有没有意识到。二人之间始终是水火不容、却又互相了解的。话说回来——第三赛季半决赛的时候嘉世又把霸图打爆了,气的韩文清第二次翘了赛后记者招待会带着霸图队员脑补过度的凛然杀气去选手通道堵叶秋打算和他真人PK。

 

  果不其然,韩文清在选手通道堵着了叶修。

 

  叶修刚打完比赛烟瘾上来撩的他要死,嘴里叼着根陶轩赛前死活要塞给他的荔枝味儿珍宝珠,露出来的半截绿色塑料棒子显得喜感无比。他难得健步如飞,想着赶紧出了这通道去买包烟蹲路边爽一下。选手席不准携带易燃易爆物品的硬性规定真是太他妈坑人了,一看制定规定的人和烟就没有形成深厚的革命友谊!叶修有些愤愤不平的想着,狠狠把嘴里的珍宝珠咬碎了一半多。

 

  韩文清刚好把他堵着了。

 

  叶修突然被挡住,一抬头,看见韩文清的一瞬间,有点傻了。

 

  老韩同志看起来火气很大啊,霸图最近是不是辣的吃多了?这表情犹为的不善啊,赛后专门儿跑这儿来堵我这是要干啥?咱可不兴打游戏输了场下就来真人PK的好吗。叶修满脑子乱七八糟的东西,盯着韩文清都忘了说话。

 

  韩文清心情也比较复杂,导致表情也和心情一块儿翻滚,总之就是严肃严肃再严肃,绷的都快能吓哭小孩儿了。他瞅着叶修嘴里那根莫名其妙的绿色塑料棍子感到有些奇怪,心说叶秋打比赛没烟抽难道已经饥渴到这个境界了吗也是不容易啊什么什么的,心如乱麻大脑当机根本不晓得自己在想啥。

 

  “恭喜。”在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他有些生硬地说。

 

  叶修从他这老对头嘴里听到这种类似于服软的话,有点惊诧地愣了一下继而从善如流道:“同喜?”韩文清心里爆了句粗口,心说同喜个屁,老子都被你打出局了你这话摆明了是欠抽啊。

 

  叶修话刚出口瞅着韩文清脸色就后悔了,暗搓搓地往后挪了两步估摸着自己要是现在转身拔腿就跑会有多大几率存活。

 

  韩文清快把他瞪出个洞来才罢休,低低叹了口气。叶修瞧着他像是消了气,清了清嗓子道:“老韩你也别灰心,这才第三赛季,路还长着呢你看……”这话才说了一半就被韩文清打断。

 

  “叶修,”韩文清当时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脑子一热就说,“打个赌?”

 

  叶修看着韩文清突然正经起来也有点愣,傻不拉几的问:“什么赌?”

 

  “第四赛季霸图如果把嘉世从冠军宝座上扫下去,就和我在一起,如何?”

 

  叶修大脑当机被韩文清这句话吓了,从荣耀女神真美丽一直想到滑铁卢战役,最后磕磕巴巴地来了一句:“在一起……?你是说………………?啥?”

 

  韩文清这时候心里也挺紧张,毕竟这种事儿说来也不是闹着玩儿的:“就是在一起,还有几个在一起?”

 

  叶修难得不淡定了,神色复杂地唰一下子蹲下去,抬手捂住脸作痛苦状。

 

  韩文清:“???”

 

  叶修:“这信息量有点大,不行你让我消化一下……”

 

  韩文清:“……”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想揍死叶修。

 

  十分钟过后。

 

  “腿蹲麻没有?”韩文清抱着胳膊冷眼瞅着依然蹲在地下的叶修。

 

  叶修抱着头逃避状,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每只草泥马还都长着韩文清的脸。

 

  他默默地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扶着墙一点一点站起来:“…………有点。”

 

  韩文清有那么一瞬间,特别后悔跟他打了这个赌。

 

  叶秋怎么突然那么傻啊。他瞧着对面儿那个傻了吧唧还在抖着酸麻的腿的人,捂额叹息。

 

  叶修这时候腿也缓的差不多了,一只脚尖来回磨蹭着地面,神色复杂地说:“你……认真的?”

 

  韩文清说:“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

 

  叶修点头如捣蒜。

 

  眼瞅着韩文清那眉头又快皱一块儿去了叶修连忙道:“不是……我就是觉得有点………………”他说到这儿斟酌了片刻,艰难道:“违和。”

 

  韩文清:“违和?怎么个违和法?”

 

  叶修:“我怕霸图粉丝打死我。”

 

  韩文清:“……”我现在就想打死你。

 

  虽然最后,叶修还是和韩文清打了这个赌,把自己贴上标签给卖了。


【通知(?】关于有无相生(韩叶)

今天po主打开文档准备更文的时候从头到尾把前文看了一遍,觉得,ooc还是挺严重的……Orz

然后这篇呢其实是我想写蛮久的,很多片段都在大脑里模拟了很多遍,也重新回去看了三遍全职揣摩人物性格。

但是写的时候……因为还是有些匆忙所以回头仔细看的时候就觉得,有的地方ooc实在是太严重了,潜藏bug其实也有不少。

尤其是Part8我简直不忍直视QAQ实在对不起大家,看了这么恶心的一段。

韩叶毫无疑问是我最喜欢的一对,他们之间不需要说爱,针锋相对后依然有惺惺相惜,这句我也说过很多遍。

所以这篇文我想认真的打磨出来,做到完美,把我心中的韩叶表现的淋漓尽致,也是对读者的负责。

Part7开始我就觉得ooc开始严重了,之前还只是偶尔会有些,到了7、8两章几乎就是整章整张全部都在ooc了,剧情过渡也没有很好。所以我打算从头开始全部挑错更改一遍,也希望大家帮我提提意见,觉得哪里怎么改比较好,非常感谢!

今天晚上和明天就先不更新了,明天晚上我应该就能把Part1-8全部都修改完,然后直接全部放上来。

最后真是非常对不起大家,本来说好的原著向也ooc的差不多了,更的慢质量也不咋地………………非常抱歉,也谢谢你们看到这里。【鞠躬

就不占tag了。

【韩叶】有无相生。Part8

大家中午好,I am coming!

刚才点开lof想更文的时候发现网页怎么也加载不出来,出去一看发现我们家小猫整坨趴在路由器上盖住了我的信号…………

part8写好了我先po上来,下午又被叫去学校简直神烦Orz。

感觉剧情的走向越来越坑爹了,不过大家放心我会把它掰回来的【吧。

其实感觉遇到了瓶颈,这段时期的故事不知道怎么表达才好:3…………

下午我从学校回来会开始写part9,如果写出了我想要的感觉就会po过来,没有写出来的话我还会再修的所以今天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放上来…………实在是对不起大家OTZ。

下面放文,还是老规矩,请别打脸谢谢谢谢。




-8-

  韩文清到了H市之后直接拎包入住了每次来嘉世主场都会住的那个宾馆。因为叶修没有手机,联系他只能上荣耀,所以韩文清直接去了宾馆打开电脑就登陆荣耀。

 

  叶修一大早起来穿着拖鞋坐在电脑前面喝豆浆吃油条的时候就看到韩文清发来一条“我在XX酒店XXX号房,看见就过来找我。”的消息,差点没一口豆浆喷在电脑屏幕上。

 

  靠,这才刚多久就开房,是不是太快了点?叶修扯了张纸擦了擦唇边的一圈儿豆浆,十分心塞的想。

 

  结果叶修还是去了。

 

  站在韩文清房间门口叶修心里无比的纠结,要不是酒店楼道禁止抽烟他早就抽了半盒平复情绪了。他就在和韩文清隔着一扇门的楼道内溜溜达达,表情越来越痛苦,内心越来越挣扎。最终实在没忍住,一脚踹在了墙上。

 

  听到动静的韩文清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他妈是哪家的熊孩子皮到连墙都踹,一边想着一边走过来开了门看个究竟。

 

  “咔——”门儿一开,俩人互相都看见了彼此。两相对望,一片诡异的沉默。叶修首先挪开了目光,装作四处看风景。韩文清仍然盯着叶修,目不转睛。叶修故意忽视了韩文清那堪比x光的视线,眼观鼻鼻观心,提心吊胆的要死。

 

  “进来。”最终还是韩文清出声打破了尴尬,并侧身过去给叶修让出一条道。叶修没吱声,拎着电脑包就走了进去,肩膀无意擦过韩文清的肩膀,两人都是小小的一僵。

 

  韩文清定的是个商务大床房。叶修一进去先环视四周,最后瞧着那堪比King Size的大床莫名其妙的毛骨悚然了一下,大脑飞快的脑补出了一百种韩文清搞死他的方法,干笑两声拉开商务办公桌前的椅子很自觉的坐下去了。

 

  韩文清关上门,心里罕见的感觉有点小紧张,手心还隐隐冒出了点汗。他走到叶修身后,故作镇定道:“喝水么?”

 

  叶修:“不太渴。”

 

  韩文清:“哦,那打荣耀?”

 

  叶修:“除了打荣耀,还能干啥?”

 

  韩文清:“也是。”

 

  又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叶修抬头去看韩文清,刚好对上了韩文清看过来的目光。目光相遇的那一刻俩心里有鬼的人都尴尬的咳嗽一声把目光投向了别处假装四处看风景。

 

  叶修觉着这么一直尴尬着也不是个事儿,一边开电脑一边说:“打得不错。”

 

  韩文清:“嗯。”

 

  叶修:“再接再厉。”

 

  韩文清:“那你以后就都和冠军无缘了。”

 

  叶修:“……靠。”

 

  韩文清使用技能【补刀】,成功对叶修作出100点伤害。

 

  虽然过程有点不对劲,但起码尴尬被化解掉了。


【2014.10.16,記事】po主心好累

心好累啊我 剛才我在特別認真的描圖 特別認真的轉印 特別認真的把字刻完 鏟平留白的時候一刀刮掉半個字⋯⋯涼粉你太滑了我不想愛你了,心碎一地

【韩叶】有无相生。Part7

大家好…………………………我爬着来更新了……………………

今天实在是有点忙就只写了一章,然后今天好冷啊好冷啊冷的手都不利索了。

实在是对不起各位啊缺的那一章我争取今天晚上补上。【鞠躬

TAT今天是我阴历生日来着,都15了还一事无成简直是……【躺平

呃今天这章………………历史最坑爹。求不打脸啊么么哒。

下面正文,各位笑纳。





-7-

  霸图最终在第四赛季打破了嘉世强横的连冠,总决赛结束的一刹那韩文清紧绷的精神和身体都猛然放松了下来,靠在椅背上他觉得有种恍然隔世的赶脚。

 

  叶修这时候也不轻松,一是丢了冠军,二是还有和韩文清打的那个赌,惆怅的他差点把嘴里叼着的烟给咬断了。

 

  叶修有那么一刹那干脆想直接从嘉世后门溜走一如他当年拎着弟弟的行李离家出走一样。不过他也只是想想,理智还是在的。

 

  就在他抽了大半包烟神情萧索地坐在电脑面前的时候,屏幕上弹出个QQ弹窗。

 

  大漠孤烟 21:19:02

  在?

  一叶之秋 21:19:12

  ……

  一叶之秋 21:19:17

  不在

  大漠孤烟 21:19:25

  ……

  大漠孤烟 21:19:29

  幼不幼稚

  一叶之秋 21:19:36

  您好,我现在有事不在,请留言。(自动回复)

  大漠孤烟 21:19:47

  别装了

  大漠孤烟 21:19:55

  你在逃避什么?

  

  叶修心情复杂的看着屏幕,咣一下子把脸砸在桌面上不动弹了。

 

  韩文清在屏幕前面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回复,接着发。

 

  大漠孤烟 21:20:39

  叶秋?

 

  叶修撑着桌面爬起来,发了一个摇手的黄豆表情。

 

  大漠孤烟 21:20:57

  ……

  

  韩文清的头上出现一个十字路口。

 

  大漠孤烟 21:21:21

  叶秋,我正经的。

  一叶之秋 21:21:33

  我知道啊……

  大漠孤烟 21:21:45

  所以你也正经点儿。

  一叶之秋 21:21:59

  终身大事,不得不慎重。

  大漠孤烟 21:22:02

  ……

 

  韩文清败给叶修了。

 

  一叶之秋 21:22:10

  其实我还是没缓过来。

  一叶之秋 21:22:21

  毕竟这事儿太惊悚了。

  大漠孤烟 21:22:25

  哪里惊悚?

  一叶之秋 21:22:43

  哪儿都惊悚好吗?

  大漠孤烟 21:22:54

  习惯就好。

 

  叶修无语,心想韩文清大大你的意思是以后还有很多次这种情况是吗?他继而悲愤了起来,想他叶修活了21岁,别说亲嘴儿了,连女孩子的小手都没牵过,一心专注于荣耀女神,难道初恋竟然得给了韩文清?虽然他对谈恋爱这档子事儿其实也没什么兴趣,但是他真没有想过把自己奉献给韩文清大大啊……

 

  韩文清这时表情无比凝重,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吓得霸图队员除了张新杰都绕着道儿走。

  

  叶修在经过了强烈的思想斗争,一副破罐儿破摔的架势给韩文清回复了。

 

  一叶之秋 21:30:22

  算了

  一叶之秋 21:30:27

  我就勉为其难

  一叶之秋 21:30:36

  同意吧

  一叶之秋 21:30:47

头一次谈恋爱,还请韩文清大大多多指教。

  大漠孤烟 21:30:51

  我也头一次。

  一叶之秋 21:31:03

  哦,正常

  大漠孤烟 21:31:10

  ?

  一叶之秋 21:31:19

  姑娘跟你视频一开,估计就被吓跑了吧

  大漠孤烟 21:31:25

  呵呵

  一叶之秋 21:31:31

  开玩笑的,老韩你别当真

  

  然后韩文清就不理他了。

 

  叶修刷了一晚上副本韩文清都没再给他发过消息,让他不禁怀疑自己的初恋是不是开始了这么38秒就宣告结束了,实在是太他妈虐心了。

  

  第二天早上他QQ就收到一张来自韩文清传送的图片。叶修一边啃面包一边打开了大图,被吓得目瞪口呆。

 

  那是张机票,Q市到H市的。

 

  韩文清真是个行动派。叶修咽下嘴里最后一口面包,有些抑郁地想。

【韩叶】有无相生 Part5&Part6

大家好又是我!我就是这么勤奋!

话说这个坑是我有史以来更的最快的一个啊,通常我都是开坑先写两千字,然后再也没有更新过【狗坑品。

不过这个坑我一定不会丢下不管的你们相信我好吗?!我向组织保证!

呃还有我发现个问题,其实第一篇我发的是Part1&Part2然后忘记打上去,第二篇也就是昨天的那个其实是Part3&Part4……我快被托福搞傻了真是。

然后我发现,我两章根本不到3000字嘛明明最多就2500+!【自打脸

好的然后我还是欢迎提意见顺便渣浪求关注@顾重安Ann【你走

这次的可能稍微有点坑爹,请不要打脸,谢谢谢谢。

下面正文,食用愉快。






-5-

  最终嘉世打败了霸图,韩文清纵使心有不甘也只能下赛季再发泄。嘉世这第一赛季是顺风顺水,叶修并着一叶之秋带领着整个战队,一杆子长矛打向四方。

 

  时间过的似乎很快,转瞬间嘉世便已将头一赛季的冠军拿下。依稀记得就是在那时,斗神的名号就已被叫起,随着叶秋平步青云越传越响。

 

  韩文清和叶修这俩人吧,彼此针锋相对之间到是还有点惺惺相惜的意味。他俩也不知道谁先对谁动了那门心思,第三赛季半决赛的时候嘉世又把霸图打爆了,气的韩文清去选手通道堵叶秋打算和他真人PK。

 

  果不其然,韩文清在选手通道堵着了叶修。

 

  叶修嘴里照旧叼着根烟,烟雾袅袅升起模糊了他的面目。韩文清眉头快皱成个川字,一把拽下那根抽了半截的烟碾灭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恭喜。”他有些生硬地说。

 

  叶修本来还在气韩文清扔了他那半截烟,心疼的不行,闻言愣了一下继而从善如流道:“同喜同喜。”韩文清心里爆了句粗口,心说同喜个屁,老子都被你打出局了你这话摆明了是欠抽啊。

 

  叶修话刚出口瞅着韩文清脸色就后悔了,暗搓搓地往后挪了两步估摸着自己要是现在转身拔腿就跑会有多大几率存活。

 

  韩文清快把他瞪出个洞来才罢休,低低叹了口气。叶修瞧着他像是消了气,清了清嗓子道:“老韩你也别灰心啊,这才第三赛季,路还长着呢你看……”这话才说了一半就被韩文清打断。

 

  “叶修,”韩文清说,“打个赌?”

 

  叶修看着韩文清突然正经起来也有点愣,傻不拉几的问:“什么赌?”

 

  “第四赛季霸图如果把嘉世从冠军宝座上扫下去,就在一起,如何?”

 

  叶修大脑当机了,从荣耀女神真美丽一直想到滑铁卢战役,最后磕磕巴巴地来了一句:“在一起……?你是说………………?啥?”

 

  韩文清这时候心里也挺紧张,毕竟这种事儿说来也不是闹着玩儿的:“就是在一起,还有几个在一起?”

 

  叶修神色复杂地唰一下子蹲下去,抬手捂住脸作痛苦状。

 

  韩文清:“???”

 

  叶修:“这信息量有点大,不行你让我消化一下……”

 

  韩文清:“……”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想揍死叶修。

 

  十分钟过后。

 

  “腿蹲麻没有?”韩文清抱着胳膊冷眼瞅着依然蹲在地下的叶修。

 

  叶修抱着头做贼状,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每只草泥马还都长着韩文清的脸。

 

  他默默地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扶着墙一点一点站起来:“哈哈哈……还真有点麻……”

 

  韩文清有那么一瞬间,特别后悔跟他打了这个赌。

 

  叶秋怎么突然那么傻啊。他瞧着对面儿那个傻了吧唧还在抖着酸麻的腿的人,捂额叹息。

 

  叶修这时候腿也缓的差不多了,一只脚尖来回磨蹭着地面,神色复杂地说:“你……认真的?”

 

  韩文清说:“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

 

  叶修点头如捣蒜。

 

  眼瞅着韩文清那眉头又快皱一块儿去了叶修连忙道:“不是……我就是觉得有点………………”他说到这儿斟酌了片刻,艰难道:“违和。”

 

  韩文清:“违和?怎么个违和法?”

 

  叶修:“我怕霸图粉丝打死我。”

 

  韩文清:“……”我现在就想打死你。

 

  虽然最后,叶修还是和韩文清打了这个赌。

 

 

 

-6-

  一直到韩文清转身离开准备回酒店的时候叶修脑子里还有点发蒙,杵在那儿跟个木头人似的傻不唧唧望着韩文清的背影发呆,咋也想不明白这一直和他针锋相对的老韩会说出那种话。

 

  吓的他大脑都当机了。

 

  实际上叶修也并没有反感或是什么的,不然他也不会答应了,韩文清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叶修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如果这事儿有朝一日被曝光了那霸图那群铁血汉子粉丝还不得惊掉下巴啊。

  

  愣了好一会儿叶修才叹口气,摸了摸口袋里的烟盒却又没有拿出来它,也直接溜回战队宿舍了。

 

 

  夏休期过去,第四赛季也随之而来。嘉世这是正如日中天,三连冠的闪耀光辉为他们吸引了不少新粉丝,从此嘉世彻底步入豪门。

 

  霸图虽然手中无一冠,但成绩也不俗,赞助商自然少不了。

  

  韩文清从第四赛季初就更加勇往直前,只要霸图能打出10:0,就绝对不允许打成9:1。霸图常规赛的分数便和嘉世不相上下,可能上一局还是嘉世领跑,下一局就被霸图反超了。

 

  叶修也感到了些许火烧屁股的危机感,于是,嘉世加练——霸图这时也在加练,一帮子队员个个都苦不堪言。

 

  最后加练结束嘉世的成员们一个一个跑出去吃宵夜的时候叶修没去,一个人坐在训练室里盯着对面的座位发呆。烟抽了一根又一根,面前的烟灰缸里烟头几乎堆成了小山。

 

  吴雪峰也退役了。叶修叹了口气,把空空如也的烟盒随手丢进了垃圾箱。

 

  叶修倒也不是有多感伤,他这时就想起来了在网游里遇见那个气功师的时候,转眼三年过去他竟然也退役了,搞得叶修不胜唏嘘。

 

  有朝一日我也终究会退役,也不晓得那个时候会是什么感受。叶修想。会是老韩先退役还是我先退役啊。

 

  大漠孤烟,气冲云水。这是叶修十七岁时在荣耀里遇见的,日后对他影响最大的两个人。

【韩叶】有无相生。Part2&Part3。

哈罗大家好我来更文了,依然是欢迎提意见。

我整理时间表也整理的快吐了,可能会有点bug出现这无法避免,欢迎大家给我指出来,如果影响比较大的话我会从头开始修改再重新发布。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是一天两章大约3000字上下的更,心情好或者文章反响还不错的话会加更。

还有我真的很好说话啊快来勾搭我好吗。

不废话了,下面上文,各位看官笑纳。





-3-

  *注:本章涉及到前几赛季的排名,这段时期虫爹书中给予的笔墨很少,所以我只能在原著少得可怜的基础上合理性YY,望体谅,谢谢。

 

   时间过的飞快,转瞬间职业联盟便已蒸蒸日上的运行着。第一赛季的时候霸图悲剧极了,成功进入四强后不幸被嘉世打爆,最终屈居季军,无缘总决赛。

 

  四强决战的时候是嘉世对上霸图,皇风对上蓝雨。魏琛的猥琐招数最终还是没敌过当年的神级角色扫地焚香,被扫出了总决赛的怀抱。

 

  第一次打的时候,是嘉世主场。那时正值春末夏初,这时候H市的天气刚刚好,不算太冷也不算太热,穿个半截袖出门溜达正好。

 

  霸图战队全体提前一天到了H市熟悉场地,那天下午一战队的人干啥的都有,练手感的练手感,休息的休息,跑出去看H市风光的也自得其乐。鉴于韩文清一张生人勿近的脸实在是有点可怕,队员们也没人敢邀请着这位韩队长一起出去走走,基本上就是和他打个招呼就各自出去瞎溜达了。

 

  比赛前一天选手们不会再长时间的游戏,充其量就玩两把保持一下手感而已。韩文清刷完两遍软件测试,自觉状态不错,连带着心情也好了不少,双手插着兜也出门溜达去了。

 

  因为考虑到堵车等实际性问题,霸图统一订下的宾馆离萧山体育场只隔着两条街道。韩文清一路走一路看,待回过神儿来的时候正好走到嘉世门口。

 

  其实那个时候联盟也才刚建立没多久,各战队的家底也不是很厚,基本上都还是农产阶级,辛酸的可以。比如嘉世吧,这个时候其实还就是个网吧。

 

  韩文清仰着头盯着“嘉世网吧”那四个油漆都快脱落的差不多的大字,陷入了深深的无语之中。

 

  好巧不巧地,叶修这个时候也蹲在网吧门口。和韩文清不同的是,韩文清那是来遛弯儿的,而叶大爷他那是蹲路边儿散烟的。

 

  叶修叼着半根点着的烟,烟雾缭绕间一点火光忽明忽灭。半长不短的刘海耷拉下来稍稍盖住了那双清澈的眼,叶修透过发丝间的缝隙,看见了仰望网吧招牌许久的韩文清,不禁无语。

 

  妈的,真是有够巧,这不韩文清么?

 

  韩文清看招牌,叶修看韩文清,俩人一时半会儿都待那儿不动活了。最后还是叶修那烟把他和韩文清从颈椎病的魔爪中解救出来的。

 

  “——妈的!”瞧韩文清瞧的太专注,连嘴里的烟烧至唇瓣都不晓得的叶修被狠狠烫了一下,疼痛之余没忍住爆了句粗。他手忙脚乱的把那截烧着的滤嘴儿呸在地下,抬着手给自己扇凉风。韩文清被这声怒骂拉回了注意力,转头往叶修这边儿看了看,还以为是哪个对着电脑玩累了的烟鬼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看了两眼就转身走了。

 

  叶修怕自家老头子无意中发现他的踪迹把他拎回家拿藤条狠抽一顿,自然推掉了所有的采访从未露面,韩文清倒是不认得他。不过韩文清也没有刻意不参加采访什么的,所以韩文清这张脸,叶修还是认得的。

 

  叶修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目送韩文清远去。

 

-4-

  叶修本身性格并不太喜欢被闪光灯环绕,而且也怕被父母拎回家去,自然偷偷摸摸地沿着场馆的选手通道溜达出来先行折回住处。

 

  选手比赛席里开始管的还不那么严。如今赛季已过了一大半,很多旧时的规章制度都渐渐地完善,自然也不让携带易燃易爆物品进入比赛席——比如叶修视之如命的烟。叶修对此很是怅然若失了一会儿,最终也只能无奈地把烟盒扔在网吧上阵了。陶轩觉着这制度挺好,开玩笑说要在战队训练室里也实行这制度,被叶修一声呵呵堵得哑口无言。

 

  叶修掏了掏衣兜摸出两张零票子,在馆外的小卖部里买了包烟并一次性打火机,蹲在小卖部门口的台阶上点了根烟抽了口,烟雾从唇间逸出的刹那叶修觉得方才还紧绷的精神和手指都放松了下来;他缓缓地抽着那支烟,享受着这段来之不易的安逸。

 

  霸图这次勇猛的很,虽然之前叶修就和勇往直前的霸图打了不少交道,但这次对方比平常更加稳准狠,不求多么稳妥,只求抓住机会很很敲打一翻恨不得一波带走。嘉世的个人赛分数全部拿到,可惜团队赛输给了霸图,双方平局。

 

  韩文清这次打的如此之猛,自然也不算轻松,团队赛堪堪赢过嘉世,屏幕上现出荣耀两个大字时他瘫在座位上,手指几乎脱力。赛后记者招待会他跟老板打了招呼没有去,也沿着选手通道一路走到了出口。

 

  出口旁边就是叶修买烟的那个小卖部,韩文清打了这么久比赛也觉得有些口渴,走过去打算买瓶水犒劳犒劳干涸的嗓子。刚踏上一阶台阶,就听到坐在台阶上大大咧咧散烟的那人来了一句:“这次打的格外的猛啊老韩同志,吃错什么药了?”韩文清很是被噎了一下,皱着眉头低头打量起说话的人。

 

  “叶秋?”

 

  叶修叼着烟含含糊糊道:“是我是我,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

 

  看不出来啊,长的居然还不错。韩文清心想,目光也把叶修当成只扒光的烤鸭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叶修被他这么看了许久顿觉毛骨悚然,抖了抖肩膀把烟头按灭在地下道:“怎么,场上打成平局你不服私下里还要撕了我啊?”韩文清嗤笑一声:“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那么无聊?”叶修耸了耸肩,没说话。

 

  半晌无言。

 

  叶修摸出烟盒抖了根烟出来自己叼上,然后又抖出一根递给韩文清:“来一根?”韩文清瞥他一眼语气不怎么友好地道:“我不抽。”叶修小声“哦”了一句,悻悻地把那烟又磕回了烟盒。

 

  两人又陷入无言。

 

  叶修这根烟抽了一半的时候韩文清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少抽。”他说,“味儿大。”语气不善,还透着一股子嫌弃。

 

  叶修扯起半边嘴角干笑两声,道:“起初是为了缓解压力,抽的久了就戒不掉了。”韩文清听完他这话眉头皱得死紧,片刻后低低道了句:“才多大岁数,尽干点不着边际的事。”这话落的叶修耳中,被埋怨的人倒也不在意,仰头瞧着挂着几颗明星的深色夜空,嘴巴张了张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出口。

 

  两人一站一坐,小卖部门口昏暗的灯光照射下来,两道身影交叠着映在地面上,拖的很长很长。

【韩叶】有无相生

原著向,但保不了没有ooc。

欢迎小伙伴儿们提意见给我。

面包会有的,肉也会有的,么么哒。

好的,那么下面正文。




-1-

 

  万物生于有,而有生于无。

 

  韩文清与叶修,摩擦碰撞着针锋相对了十年。可以说除了苏沐橙,没有人比韩文清更了解叶修;而叶修之于韩文清,又何尝不是如此?

    

  磕磕绊绊了这么久,二人之间那档子事也磨蹭着升温加热。正应了老子那句哲理——就算一开始什么都没有,到了最后也有一股子莫名其妙的情愫悄无声息的生长,蜿蜒着攀上二人心间落户。

 

  有无相生。韩文清和叶修之间的爱情,大抵如此。

 

-2-

  说白了韩文清和叶修的第一次见面还真就那么戏剧化。

 

  彼时荣耀才刚开服不久,职业联盟也还刚露了个要兴起的苗头。还未曾有嘉世三连冠吸引霸图仇恨的事情,网游里嘉王朝和霸气雄图的关系倒也不算是紧张,甚至有时候还称兄道弟的互相抱团。

 

  不过那俩日后处于联盟顶尖的大神们这第一次正面相遇可不是很友好。

 

  就算私下里感情再好,那也终究是两个存在竞争关系的公会,抢个BOSS抢个首杀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倒不是说之前抢BOSS的时候韩文清和叶修没遇见过,敌对公会的老大那哪儿能不晓得,俗话说的好:擒贼先擒王嘛。要是连对方领头的都不知道是谁,那他们也别掺和这事儿了。不过像这次如此正面且只有他俩的时候那可真是头一回。

 

  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有竞争力与嘉王朝和霸气雄图竞争的蓝溪阁和中草堂一个是老大有事儿下面水平不够指挥不了,一个是闻讯而来的时候嘉王朝和霸气雄图抢的水深火热,中草堂的远远观望一会儿瞧着真没可能抢过仇恨了,叹着气走了。

 

  要说韩文清这人,从联盟初期直到他战满十年身披辉煌,也从来不是个战术型选手。偏偏叶修这家伙是出了名的战术大师,虽然一开始还没有之后那么老辣,但出手阴阴韩文清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韩文清的大漠孤烟残着血条背后站着在这场恶斗中幸存下来的霸图弟兄们,愤怒地瞪着对面儿的嘉世阵营。

 

  那时候银武还没研发出来,叶修操纵着一叶之秋拎着一杆子火红火红的战矛杵在对面,刚被这人和那个神枪秋木苏领着抢了BOSS的韩文清怎么瞅都觉得他身上带着满满的优越感,不禁在心里把他翻来覆去揍了三四遍。

 

  荣耀一向以情景逼真著称,虽然有的逼真到让人想打死设计方,但不得不承认,画面效果还是很美好的。比如这个时候,狼藉的战场上方一缕微风拂过,带动了一叶之秋头上血红的飘带和他的一头发丝,随风飘动在空中。饶是韩文清心里气再大,看到这个画面也觉得蛮赏心悦目的。然而,在知晓了叶修是多么的欠揍以后,韩文清真想狠狠给当时的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他还在不甘地瞪着嘉王朝的时候,那个角色拔起插在地里的长矛拎在身侧,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韩文清心说这人想干啥,BOSS抢完了你这还是要毁尸灭迹不成?于是也操纵着大漠孤烟摆起了一个防御的姿势,看看一叶之秋到底想干啥。

 

  结果人家瞅着这姿势上下打量了一会儿,韩文清愣是从那系统面无表情的脸上解读出了嫌弃的情绪。

 

  紧接着叶修的声音从一叶之秋那里传过来,韩文清听得真真切切,至今也没忘记。

 

  “你就是霸图老大?战术还是不大行啊,光靠着蛮力是抢不到BOSS的。”

 

  当时的叶修也还是年轻,说话也没现在这么圆滑,那气死人的功力倒是不降反增。韩文清发誓,那个时候他简直想操纵大漠孤烟冲上去,把一叶之秋的脸按在地下。

 

  最终韩文清还是憋屈的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他霸图的人死的死伤的伤,数量本就比嘉世的少了一大截,质量也没好到哪儿去。不过这笔账,他迟早会在叶修身上讨回来。

 

  韩文清正在气头上,忽然看到信息提示栏忽闪忽闪的就顺手点开,赫然是一叶之秋的好友申请。韩文清想了想,光标移到那个拒绝上边儿,憋屈地放了一会儿过了把干瘾,最后还是点了同意。

 

  加完韩文清的好友,叶修和苏沐秋便带着嘉王朝的一大波人浩浩荡荡的回公会清点战利品去了,空留韩文清一行人瞅着他们潇洒的背影干瞪眼。